欢迎访问

善财童子心水论坛

中俄原油管道2线工程贯通 张国宝 这线足足谈1

2021-02-09    
张国宝

  当初回忆起来,俄罗斯政府对中俄原油管道迟迟不作决定与最初中石油取舍尤科斯公司为配合方有关。尤科斯公司总裁是苏联共青团书记,在苏联崩溃私有化进程中“下海”办了尤科斯公司,政治上与当局不和,还有政治野心,2004年俄罗斯政府以偷漏税为名开始考察尤科斯公司,霍多尔科夫(侠客岛注:尤科斯公司总裁)进了监狱。

  当时苏联解体,俄罗斯经济艰苦,急于出口核电这样的重大设备,于是与中国核电总公司谈成了一个易货贸易的交易,即中方不付现汇买设备,俄方向中方提供14亿美元的设备贷款,中方以纺织品、轻产业品、家电等出口物质偿还,这对中方颇具吸引力。到朱镕基任总理的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我国外汇贮备状态已经大为改观,不再在意支付这14亿美元现汇了。

  石油部门意识到大庆油田逐步从盛产期开始进入消退,所以从90年代就开始与俄罗斯方面接触,摸索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油田建设到大庆的管道,以补充大庆原油产量降落的不足。

  但你晓得吗?这条石油管线足足谈判了15年。国度发改委原副主任、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撰写了纪实文章,文中详尽回想了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15年中俄原油管道会谈历史。计划为何先后呈现“安大线”“安纳线”“泰纳线”三个版本?日本如何搅局?俄方为何起初立场不踊跃?为何在国民大会堂举办签约典礼前,俄罗斯忽然变更?皆在文中。

  原题目:[经济ke]整整15年!我亲历了中俄间那场跨世纪的大谈判(上)

  马凯和尤权利促60亿美元“贷款换石油”方案,博得输油支线中国优先位置

  2007年胡锦涛主席再次访俄,中俄之间的能源合作是绕不开的话题。因此我和中石油的有关人士提前去莫斯科打前站,生机在高访中能签下两国间政府协议。我和雅诺夫斯基又是一场一天一夜的马拉松谈判。我吃下安息药预备睡上一觉,这时候胡锦涛主席到达了总统饭店,即时叫当时的秘书陈世炬听取我们打前站的谈判情况。

  2005年7月8日,普京总统首次表现,俄罗斯将在建设远东原油管道时优先铺设通往中国的输油支线。9月7日俄媒体报道,普京总统在克里姆林宫接见西方记者时说,“货色伯利亚太平洋管线一期工程将修至中国境内城市大庆,俄罗斯的石油首先输送到中国大庆,大庆支线的建成是第一位的。但终极会把管道修到纳霍德卡。”自此断定了中国优先的原则。

  但是此时俄罗斯并未明确建设到中国大庆的管道,或者称之为“泰纳线”的支线。俄方甚至有人说,中国需要原油可以从纳霍德卡港进口嘛!中俄原油管道的建设还只是走完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艰苦的谈判和利益博弈还在后面。

  朱镕基总理听了马富才同道的这一信息后,决议许可俄方看法,并派我率团赴俄罗斯谈判落实。我即赴俄,以不公然的情势与俄罗斯的各有关部分商谈。

  胡锦涛主席拜访俄罗斯时,曾让我和马富才到他下榻的总统房间汇报与俄方谈判中俄原油管道的情形。胡锦涛主席和夫人刘永清正在吃晚饭,还给了我一块烤红薯,我拿在手里没有敢吃。马富才同志汇报强调中俄原油管道至今谈不成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从中搅局。我记得胡锦涛主席听后说了一句,你们不要光从外面找原因,还应该从俄罗斯内部找找起因。然而当时我们没有懂得,马富才和霍多尔科夫第二天还举行记者接待会,俄罗斯政府只来了一个外交部副部长,政府态度不积极。

  在另一条轨道上,签署2010年后新的中俄长期原油贸易合同的谈判也在进行中,供油方法由管道输送原油取代之前的铁路运输。谈判的难点问题是价格。经过艰苦谈判,双方逐渐就长期贸易合同的数目(1000万吨~1500万吨/年)、供油开始时光(2011年1月1日)和期限(10~20年)达成共鸣。

  此外,因为中俄之间长期存在的隔膜,双方都有戒心,对协议内容都异常警惕,2019香巷开奖现场结果播马,为哪句话在前,哪个条款在前也争辩不休。文本除中俄两国文字以外,还必需在英、法语中抉择一种文字作为副本。对争议时的仲裁法院和根据法律双方也有分歧,因而我们谈判有时持续谈一天一夜,多少十个小时。

  本文首发于《中国经济周刊》,因为篇幅较长,侠客岛将全文分成高低两篇,略作缩减。现分享上篇。

  文/张国宝

  与俄方的谈判无比艰巨, 俄方对咱们非常在意中俄原油管道建设十分明白,他们在谈判中谋求本国好处最大化,经常将我方关切的中俄原油管道与俄罗斯关心的其他名目挂钩。例如他们在协定文本中愿望写进田湾核电站的三、四号机组仍采取俄罗斯原子能公司的技巧装备;要求在天津投资炼油厂和加油站等等。

  最初以私营的俄罗斯尤科斯石油公司为合作搭档

  1994年,中石油与俄罗斯民营石油企业尤科斯公司接触,尤科斯公司对与中石油合作建设中俄原油管道比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积极。尤科斯公司提出了“安大线”方案。“安大线”西起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的安加尔斯克油田,向南绕过贝加尔湖后,一路向东进入中国,直达大庆。这个方案很合乎中石油的主意,所以始终以俄罗斯尤科斯公司为主要谈判对手。

  2008年3月2日,梅德韦杰夫入选总统,普京为俄政府总理。在俄大选停止、政府重组后,2008年7月,俄管道运输公司实现斯科沃罗季诺至中国边境原油管道的工程设计并提交俄政府审批。推进管道建设的各项筹备工作在工作层面朝着目的井井有条地进行着。

  普京最终拍板“泰纳线”,但悬念又出现

  我先后访问了俄罗斯经济发展部、财政部等部门,但感到俄方态度并不像马富才同志传递的信息那样,对中方支付田湾核电站外汇,以换取俄方允许建设中国原油管道一事无所适从,推诿应付。这次出访不获得什么进展,此事也就告吹了。

  2008年8月18日,中俄双方企业仍未就定价准则和公式达成一致,但约定争夺在10月底前签订长期原油商业合同。但9月22日,中石油与俄石油高层引导会面时仍未能达成一致。不合的焦点是俄方保持以太平洋港口纳霍德卡的石油价钱为向中国的售价,俄方盼望未来纳霍德卡油价能成为继布伦特、得克萨斯、迪拜后的又一个国际油价尺度。而中方请求向中国出口的油价应当是纳霍德卡油价减去斯科沃罗季诺到纳霍德卡的管道运输用度。

三条管线示用意

  之后俄罗斯海内反对“安大线”方案的舆论越来越多,重要的反对理由是“安大线”经由贝加尔湖南端,担忧石油管道一旦涌现事变传染贝加尔湖。另外,理由还有,俄罗斯应寻求国家利益最大化,应该斟酌面向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管道方案。

义务编纂:张岩

  1996年,中俄双方企业完成了“安大线”的项目预可行性研讨。但是俄罗斯政府仿佛与尤科斯公司设法并不一致,项目没有本质性进展。

  俄政府以偷税漏税罪拘捕霍多尔科夫后,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国方面提出了“贷款换石油”的合作方案,希望从中囯贷款60亿美元,俄方以销售石油款偿还。此前中国的银行从未向本国企业次性贷款如斯大的金额,同时,苏联解体后经济下滑,中国国内舆论广泛对俄罗斯经济不看好,对俄罗斯的信誉也持猜忌态度。向俄罗斯石油公司次性贷款60亿美元在中国金融界很难得到支持。

  这条石油管线对中国的能源保险意思重大。

  朱镕基曾想用支付田湾核电站14亿美元现汇换取俄方赞成建设中俄原油管道

  中国曾是个贫油国家,使用的汽、煤、柴油简直全要靠进口,所以叫“洋油”。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发现和开发了大庆油田,1963年实现了石油自给,其后并有少量出口换汇。但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涯程度进步,需要敏捷增添,到了2016年进口3.8亿吨,自产两亿吨,原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60%。

  到2011年,俄方还清了全部60亿美元贷款和本钱,中国也购买了4840万吨石油,真正实现了双赢。国家开发银行也以这笔贷款为发端,开始了国际金融业务,并且成为国家开发银行的一项主要业务。

  “贷款换石油”的合作,促使俄方在建设通往中国的支线原油管道问题上态度趋于积极。

  由于日本的参与,俄内部开始从新讨论和肯定原油管道的线路走向。在按什么线路建设俄罗斯远东原油管道问题上,中日之间开展了暗中角力。

  2018年1月1日,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在黑龙江省塔河县呼玛河南岸全线贯通一个多月后,该管道正式投入应用,设计产能每年将达1500万吨。跟着中俄原油管道一线二线全体投产,俄罗斯每年可向中国输入的原油量也将增至3000万吨。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明我房间的沙发上睡了一个人。本来是我的秘书付超奇。他说昨晚在陈世炬那里开会汇报时,我就睡着了,是他和时任国家发改委外事司司长马欣把我架回房间的。当时谈判的艰苦可见斑。

  俄方对建设通往中国的原油管道态度趋于积极,但仍不暧昧。只管普京总统屡次提出要建设到中国的支线管道,但俄政府从未在两国政府正式签署的文件中明白中国支线管道的建设问题,中俄原油管道依然错综复杂。

  2003年5月,胡锦涛主席在俄罗斯开端了他作为国家元首的首次出访,期间胡锦涛主席亲身做普京总统的工作,有力地增进了俄罗斯下信心建设中俄原油管道工程。

  经过两年多的论战和博弈,2004年12月31日,由普京总统亲自拍板建设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即“泰纳线”方案。“泰纳线”东起伊尔库茨克州泰舍特,从贝加尔湖北面400多公里处经过,解决了俄罗斯国内长期争论的贝加尔湖环保问题,而后沿着贝加尔—阿穆尔大铁路,从斯科沃罗季诺开始沿着中俄边地步区,最后达到太平洋港口纳霍德卡。

  有一次,时任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从俄罗斯谈判回来,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讲演了一个信息,说:俄方提出,假如能把俄罗斯向江苏连云港田湾核电站提供设备的14亿美元易货贸易资金,改成以现汇付给俄罗斯,俄方将批准建设中俄原油管道。

  [侠客岛按]

  国家发改委将协调情况和我们的意见上报国务院后得到国务院领导的支持,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尤权同志施展了积极的调和作用,压服各部门同意“贷款换石油”方案,详细由中石油和国家开发银行与俄罗斯相应部门进行商务谈判。

  本栏目由侠客岛与《中国经济周刊》结合出品

  艰难的马拉松式谈判:俄方一直提出附加前提

  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召开会议和谐各部门意见,只有马凯和我主意给俄罗斯石油公司供给这笔贷款。我们以为中国须要购置俄罗斯的石油,而且从俄罗斯的入口量还在逐年增多,只有这笔贷款与中国购买俄罗斯石油挂钩,贷款的危险是可控的,应该捉住这个机遇,扩展对俄能源合作,攻破建设中俄原油管道的僵局。当时由陈元同志任行长的国家开发银行贯秉持按国家工业政策支撑国家经济建设的贷款方针,陈元同志提出开发性金融的贷款思路,因此国家开发银行表示只要国务院作出决议,国家开发银行乐意做这笔贷款的主贷银行。

中俄原油管道,大兴安岭施工点(视觉中国)

  普京改任总理后,中俄原油管道协作未受影响

  胡锦涛指明谈判不畅的俄方“内因”

  于是,“安纳线”的方案浮出水面。据说“安纳线”的方案是由日本提出的。线路走向从伊尔库茨克州安加尔斯克油田动身,沿着贝加尔—阿穆尔大铁路跟中俄边疆地域,通往俄罗斯远东港口纳霍德卡。“安纳线”全程都在俄境内,而不是只通往中国的管道,俄罗斯能够从太平洋岸边的纳霍德卡港将石油输往东亚其余国家。

  日本也是一个需要进口石油的国家。2002年年底,日本方面开始积极游说俄铺设“安纳线”,2003年上半年,时任日本首相小泉两次与普京会见,专门探讨能源合作问题。6月,时任日本外相和前首相访问俄远东地区,承诺为俄西伯利亚油田开发和管道建设提供75亿美元贷款,条件就是俄铺设“安纳线”。日本还想通过与俄能源合作,提高日本在远东地区的影响力,影响中俄策略合作伙伴关联,说白了就是要搅黄“安大线”方案。

  “安大线”与“安纳线”之争——日本搅局

  为什么要建设中俄原油管道


香港白小姐|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高手世家| 118图库彩图论坛| 频果报图| www.kj7700.com| 六和彩手机开奖网| 开奖结果| 今天马报开奖结果查询| 波门尾肖| www.888048.com| 香港东方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