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83077.com

亚行报告:供应链转移成本高昂,亚洲将在全球

2021-02-16    

    后疫情时代,亚洲经济一体化该走向何方?

    亚洲开发银行(下称“亚行”)2月10日发布的《2021年亚洲经济一体化报告》称,疫情严重扰乱了亚洲跨境贸易和经济活动,暴露了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但与此同时,这场危机也表明,快速发展的技术进步、数字化和日益增长的服务贸易,能将全球经济更紧密地联系起来并推动新的形式的全球互联。

    报告表示,在全球需求萎缩的情况下,亚洲的贸易增长受到疫情的重创。根据全球航运、包装指数和港口停靠量等高频指标,亚洲的贸易增长可能正在比预期更快地恢复。但长期的疫情和二次衰退的风险可能会影响持续复苏。

    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促使人们重新设计或使现有的供应链多样化,但根据亚行测算,如果10%~20%的海外供应链被转包回流,全球贸易估计将收缩13%~22%。报告认为,加强区域贸易一体化可以帮助区域经济适应全球贸易格局的变化,以维持贸易增长。亚洲区域需要加强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努力,其中包括寻求达成更多贸易协定,特别是区域和大型贸易协定。

    亚行首席经济学家泽田康幸(Yasuyuki Sawada)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要判断疫情期间发生的贸易转移是否会恢复原样,要看行业和产品及投资的性质是什么。“如果生产涉及智能化,那么在短期内工厂搬迁的趋势可能会继续。但对其他相对容易搬迁的产业来说,订单的转移可能是短期的,一旦疫情平复,订单和投资可能会回到疫情前的地方。所以,我认为这要看经济结构。但我想说,从工厂迁移的迹象来看,规模似乎比我们之前的预期总体上要小得多,但这同样取决于产业,也取决于国家和地区。”泽田康幸说。

    

    供应链转移的成本高昂

    亚行经济研究与地区合作部门主管、经济学家朴信阳(Cyn-Young Park)介绍称,由于全球需求,特别是医疗用品和设备及电子产品的需求一直在上升,亚洲的出口在2020年5月跌入谷底后开始恢复强劲势头。在中国等经济体制造业的生产增加的情况下,亚洲的进口也再次表现出强劲的势头。

    但一些因素也会影响全球和亚洲的贸易恢复,其中包括对全球化的重新思考、供应链的重塑和数字化的进程。朴信阳说,预计供应链将经历重大的重塑,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中断的风险。它可能会采取区域化、企业回流或供应链多样化的形式发生。她认为,对于中间品贸易占很大比例的亚洲区域来说,区域价值链和全球价值链的重塑会有更大的溢出效应。“在东南亚和东亚地区,中间贸易占到了总贸易量的70%左右。如果发生了工厂回流,那么这将会对整个区域产生相当大的连带影响,重创对亚洲贸易的出口能力。”她说。

    朴信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重塑供应链并不是无成本的,它涉及到昂贵的成本。无论将实体工厂搬到其他国家,还是重新渗透到不同的价值链中,成本会相当高。所以,供应链的转移是否是永久性的,确实取决于部门和地区。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这些想法要花更多的时间实现。我之前提到的供应链转移的结果,是基于计算机模拟,它并没有真正考虑到所有的物理工厂搬迁的成本,它还涉及软件上的一些问题。”

    在外国直接投资(FDI)方面,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的数据,亚洲地区的绿地投资受到格外严重的冲击,但并购交易的复苏异常强劲。“亚洲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并购交易额,分别达到580亿和430亿,这可能反映了亚洲资产的价格较低,而且投资者也被大流行期间的折扣所吸引。这些并购交易大多集中在通信和电子元件领域。”朴信阳说。

    报告称,尽管复苏的信号积极,但在过去几年里,亚洲实施的非关税措施的数量显著增加,包括反倾销保障措施、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以及技术性贸易壁垒等。在贸易便利化方面,根据最近的调查,亚洲地区在简化贸易程序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不同类别的措施实施情况不尽相同,区域内只有不到40%的经济体开始实施跨境无纸化贸易措施,如电子的原产地证书等。

    亚洲将成为全球数字平台市场的主要参与者

    报告称,数字平台和其他技术工具为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各行业和大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增长机会,这一趋势将极大地推动亚太地区实现可持续的疫后复苏。未来,贸易也会越来越依赖数字化的工具和实时的数据。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加速所有规模和所有行业的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这种加速的数字化转型有可能促进全球产出、贸易和商业以及就业。根据测算,到2025年,如果数字部门的规模比基线增加20%,从2021年到2025年,全球产出将平均每年增加4.3万亿美元,亚洲每年将获得超过1.7万亿美元的经济红利;全球贸易每年将增加约2.4万亿美元,其中亚洲的贸易每年将增加超过1.0万亿美;全球每年将新增约1.4亿个工作岗位,其中亚洲每年新增6500万个工作岗位。

    “数字平台利用数据、搜索引擎和算法,可以降低获取和应用信息的成本,绕过中介机构,减少贸易壁垒,利用闲置资产降低生产和分销成本。”报告认为, 随着数字平台的兴起,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机遇。

    2019年,数字平台企业对消费者的收入达到3.8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4%。其中,亚洲约占48%(1.8万亿美元;相当于地区GDP的6%),美国占22%(8367亿美元;3.9%),欧元区占12%(4453亿美元;3.3%)。随着数字技术的持续推广和覆盖,亚洲将有更多用户带来更高的收入增长,该地区也将继续崛起,成为全球数字平台市场的主要参与者。

    “疫情期间,亚太国家和地区利用日新月异的技术和数字化实践,逐步实现复苏并重新融入全球经济。技术有助于形成新的全球链接,创造大量的经济发展机遇,但新的风险和挑战也会随之而来,”泽田康幸表示,“必须落实与应对冲击相关的政策和法规,让蓬勃发展的数字经济发挥最大效益,并通过加强区域合作来锁定效益。”

    报告建议,亚洲地区的各国家和地区可以通过政策和改革,改善数字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及其普及性,从而利用和收获新兴数字经济带来的效益。这些举措包括促进公平竞争,提高营商便利度,加强与数字化工作相适应的劳动保障和社会保障等。报告还强调关注数据隐私与安全、税收、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和区域合作。


香港白小姐|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高手世家| 118图库彩图论坛| 频果报图| www.kj7700.com| 六和彩手机开奖网| 开奖结果| 今天马报开奖结果查询| 波门尾肖| www.888048.com| 香港东方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