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84384手机报码

www.33909.com生态之笔勾勒绿水青山新画卷 江西天然

2019-10-10    

  江西省林地面积1.61亿亩,占国土总面积的64.2%,森林覆盖率63.1%,居全国第二。其中,天然林总面积9364万亩(2017年更新数据),占全省林地面积的57.4%。2016年,是江西天然林保护的重要时间节点。这一年,江西省被纳入首批国家天保工程区外的天然林资源保护“扩面提标”省份之一,要求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由中央财政对停伐的天然林实行补助。一边要大量利用森林资源,一边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这要如何实现二者的协调发展?

  “六山一水两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是江西土地类型的构成特点。而在遥感卫星拍摄的地貌图片上,江西是中国版图上最绿的省份之一。江西省林地面积1.61亿亩,占国土总面积的64.2%,森林覆盖率63.1%,居全国第二。其中,天然林总面积9364万亩(2017年更新数据),占全省林地面积的57.4%。

  2016年,是江西天然林保护的重要时间节点。这一年,江西省被纳入首批国家天保工程区外的天然林资源保护“扩面提标”省份之一,要求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由中央财政对停伐的天然林实行补助。

  一边要大量利用森林资源,一边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这要如何实现二者的协调发展?

  2016年,按照国家天然林保护政策要求,江西省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由中央财政对停伐的天然林实行补助。次年,江西成立了省天然林保护工程管理中心,进一步开展天然林保护工程,全面开启了天然林停伐、管护协议的签订工作。其中,江西省优先将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风景区和江河源头等生态区重要的天然林纳入保护范围,促进了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

  时钟悄然指向2018年。到这一年底,按照林农自愿原则,江西省已签订天然林停伐、管护协议面积2269.3万亩,基本完成国家下达给江西省的任务。根据国家林草局所开展的2018年全国天然林保护情况核查显示,江西省天然林停伐任务落实进度走在全国前列,江西天然林面积也位居全国前列。

  天然林是陆地生态系统中结构最复杂、生物量最大、功能最完善的自然资源。天然林保护工作事关全省生态文明建设大局,事关林区乡村振兴战略,事关农民脱贫增收。

  9月17日,立秋已多日。当我们走进赣州市崇义县,目之所及,青山如黛,绿树成荫,碧空如洗,所到之处,宛如绿色仙境,充满勃勃生机。

  崇义县,地处江西西南边陲,南与广东相交,西与湖南接壤,聚三省之灵气,四周群山环绕、岭壑交叠,连绵起伏,素有“九分山半分田,半分道路、水面和庄园”之称。该县国土面积2206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高达88.3%,位居全国集体林区县首位。

  诚然,这一成绩的取得不是偶然,是崇义县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实施“开通一条路,砍掉霸王树,调整疏密度,留下目的树,封山加管护”护林发展策略的成果。1993年,崇义县林业局采纳德国专家(当时为“山江湖”综合开发进行技术指导)建议,并因地制宜,进行改造,走出一条适合崇义县林业发展之路,“到2013年的时候,我们(崇义县)就成为了全国生态林样板基地。”崇义县林业局党组成员刘洪生说,2013年,崇义县抚育间伐病、腐、弯、弱等生长不良林木,“崇义县在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都是近自然森林经营的典范。”

  近自然森林经营,是一种顺应自然的计划和管理森林的模式,它基于从森林自然更新到稳定的顶级群落这样一个完整的森林发育演替过程来计划和设计各项经营活动,优化森林的结构和功能,永续利用与森林相关的各种自然力,不断优化森林经营过程,从而使受到人为干扰的森林逐步恢复的近自然状态的一种森林经营模式。

  事实上近年来,崇义县始终践行“绿水清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坚持高质量发展,全面推行“林长制”,加大对天然林的保护力度。

  走进位于崇义县大密村的蛤蟆坑,眼前是高低有序地浮层天然阔叶混交林。崇义县林业局局长黄晓夏介绍说,该树林面积13.3公顷(200亩),属于异龄复层天然阔叶混交林,分为三层。其中,主林为米槠、丝栗栲等珍贵树种,次林层为木荷、米槠、丝栗栲、樟树等树种,更新层主要有米槠、木荷、丝栗栲等树种,“目前处于近自然林阶段末期,即将演替进入恒续阶段,林分结构完整,天然更新良好。”黄晓夏如是说,此处原是天然阔叶林,经过长期采取“拔大毛”式采伐利用方式,逐渐演替为天然次生林。

  资料记载,经过多年持续经营,崇义县的林分质量明显提升,主林层平均胸径由2006年23.5cm增加到2016年33.8cm,平均高由16.1m增加到23.4m,每公顷蓄积量由109.5m增加到186m。此外,崇义县天然次生林改造后亩年均生长量由0.2立方米提高到0.5立方米以上,全县乔木林分单位面积蓄积量从每亩6.87立方米提高到每亩8.3立方米,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45%,全省的252%,赣州全市的261%,位居南方集体林区首位,“森林质量得到了精准提升,实现了森林可持续经营发展。”崇义县的森林质量让黄晓夏感到颇为自豪和满意。

  可以说,2016年,是崇义县天然林保护的重要时间节点。这一年开始,崇义县林业局加大森林资源培育保护力度,每年改造低质低效林3万亩;全面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每年新增造林4万余亩。走过禁伐阔叶林近10年、禁采松脂20余年的历程,如今的崇义县活立木蓄积量达1609万立方米,列江西省首位。2016年,在崇义县成功承办的全国森林质量提升工作会议上,我们看到了崇义森林质量提升、森林经营已然成为“全国样板”。黄晓夏介绍说,曾经有一年,临近的湖南省的近自然森林经营观摩会的观摩点选在了崇义县。“崇义在天然林保护发展这一块的成绩,有目共睹,全省的第一。”同行的省天然林保护工程管理中心综合科副科长李遵表示。

  与黄晓夏一样为当地森林质量和生态感到自豪的还有抚州市乐安县林业局野保站工程师彭国康。

  乐安,这个典型的山区县,距离崇义县三百余公里。乐安县林业用地275.886万亩,占土地面积的76.32%,森林覆盖率70.23%,是全省重点林业县之一。全县天然林面积140.58万亩,其中天然阔叶林面积25.74万亩,天然针叶林面积82.33万亩,毛竹林32.51万亩,天然阔叶林和毛竹林主要分布在东、南面乡镇,天然林针叶林主要分布在西、北面乡镇。

  2017年1月起,乐安县林业局严格按照上级要求开启天然林保护工程,全县规划实施20.93万亩的天保工程。绿水青山,是乐安生态文明建设的“最美答卷”。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婺源县就总结实施了大面积封山育林的成功经验,结合民情民俗和自然资源的分布现状,率先在全国开展自然保护小区划建工作,“有效地保护了村落风水林、古树群及原生性较强的常绿阔叶林群落,提高了村镇生态环境质量。”婺源县林业局总工程师程炳泉介绍说,2009年,婺源县实行“天然阔叶林十年禁伐”决议,2018年又将10年禁伐升级为长期禁伐。

  2017年,婺源县正式启动了天然林保护工程。天保工程推行以来,目前该县已落实天然商品林管护补助面积101.1942万亩。2019年,婺源县又新增天然林保护补助面积10.3462万亩。截至目前,婺源县有林地面积378万亩,占全县土地总面积的85%,森林面积347.57万亩,森林覆盖率达82.64%。此外,该县现有天然阔叶林181万亩,国家重点公益林99.01万亩,省级公益林56.1万亩,古树名木13221株。

  在婺源,几乎每个村子,都能见到至少一棵“樟树王”“樟树神”“胸牌”显示,它们已有上百年甚至千年“高龄”。树龄超百年的红豆衫、银杏、枫香等,也不难见到。保护生态,婺源县以实际行动,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贡献“婺源力量”。

  20世纪以来,随着工业化的发展,人们对环境问题的重视也越来越强烈,并客观认识到森林的重要性。培育,保护,利用,江西现代林业的车轮滚滚向前,沧桑岁月引人久久回味。

  走进上饶婺源,一簇簇白墙瓦黛的古村落,细细品味,不难发现,每一个古村落,绿树或环抱村落,或充盈房舍之间,与村舍一起形成和谐的乡村韵律。这与婺源重视林业保护,制定村规民约加以管理的举措密不可分。“谁上山砍了树,就把谁家养的猪杀了,全村人分肉吃,以示惩戒。”程炳泉介绍说,婺源的“杀猪封山”传统由来已久。同样保护森林的传统还有“生子植树”,谁家生了儿子,就要种树一棵,以表祝贺。保护古树被写进宗法祠规。此外,婺源县严格控制生态公益林采伐,“根据《国家级公益林管理办法》和《江西省生态公益林管理办法》规定,一级国家公益林林木严禁采伐;二、三级国家公益林和省级公益林中除天然阔叶林以外的林木可以进行抚育和更新性质的采伐,但必须按国家和省有关规定从严把关,按规定审批;天然阔叶林按照县人大的决议,继续实施长期禁伐。”婺源县提出,对在主要公路沿线(含县乡公路)、景区景点附近可视范围内林木一律不准设计采伐。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婺源县始终践行这一理念,一以贯之护好青山,继续实施天然阔叶林长期禁伐,全面推进“天然林保护、乡村风景林建设、林业生态项目建设”三大工程。

  不同于婺源县的村规民约,乐安县牛田镇水南村的村规民约显得些许无奈,却又传承千年,已然刻入了当地百姓的骨子里。

  从乐安县城驱车上高速,行驶约一小时,汽车停在了水南村村口,映入眼帘的是“中国第一古樟树林”几个大字。这几个字,告诉我们这里是一片樟树林,且由来已久。而眼前茂密的古樟树林,着实叫人震惊。相传,这片古樟树林已有千年历史。“我们在乌江沿岸,古代连年遭遇水患,为了保护村庄,先民们便在乌江两岸种植大量樟树,并制定村规严加保护。”该村村民丁祖明说。丁祖明原为水南村村小一名教师,目前已退休。从前,他总是在课堂上告诉一代又一代的水南后代,这片古樟树林的由来,以及保护它的重要性,“可以说,有了古樟林,才有了水南(村)。”丁祖明如是说。

  水南村支部书记丁德寿介绍说,从前,村里有一位族长,制定了村规民约:到樟树林里,砍一根竹子罚多少钱,放一次牛罚多少钱。“现在老百姓的意识都提高了,没有这种现象出现了。”丁德寿说,www.33909.com。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保护古樟林一直作为一项最重要的村规民约传承至今。

  站在乌江沿岸,回望这片古樟树林,延绵十里,蔚为壮观。据统计,自流坑沿乌江而下,共有1100多亩古樟树林,古樟树超过10000株,其中500年以上的近3000株,围径最长的达10米,“树龄大多在200年至800年之间。”丁德寿说。

  一条村规,一传就是千年。如今,即便是遭雷劈而掉落的朽木,也不会清理,更不会有村民私自带回家。据了解,乐安县已将生态环境保护写入176个村的村规民约。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崇义县也经过大砍大伐时期。据刘洪生表示,彼时,木材价格相对较高,是农民家庭一年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于是,出现了农民纷纷上山砍伐现象。当眼前利益和生态发展成为摆在崇义县人面前一道难题时,他们不假思索的选择了后者,以壮士断腕地决心和毅力,保护和利用森林,更好地保护生态多样性,保证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老百姓也很支持,大多数都是自觉、自发地来保护森林。”刘洪生说。

  如今,行走在崇义县高坌林场赤坑工区的槠栲类天然阔叶混交林,可以清晰地看到漫山的由人工促进天然更新形成的异龄复层阔叶混交林。在这里,空气湿度变得明显。“这里面积200公顷(3000亩)。”黄晓夏介绍道。赫然树立在林间的公示牌上,清晰地记载着这片林子的地位和来由:全国森林经营样板基地槠栲类天然阔叶混交林近自然经营类型。该林分原为天然阔叶林。1966年,皆伐后营造人工杉木纯林。尔后,经过1976年、1981年和1986年三次抚育间伐。到1992年择伐全部杉木,保留天然更新的槠栲类阔叶幼树。次年,又采取“留阔补阔”方式,林间空地补植南酸枣、木荷等树种。2002年,间伐萌生杉木。2014年,每公顷确定150株(10株/亩)目标数,采伐利用干扰树和劣质林木,对更新层幼树扩穴培陡。至2016年,再次对更新层幼树扩穴培蔸。

  无论是大密村的蛤蟆坑,还是高坌林场赤坑工区的槠栲类天然阔叶混交林,笔直的树干上,清晰可见用绿色涂料标识的圆圈和红色涂料标记的圈。黄晓夏解释说,这就是为了做好“砍掉霸王树,调整疏密度,留下目标树”的技术模式,“绿色的圈就是要留下来的目标树,红色的圈则是要砍掉或是调整的霸王树。”在当地,无论是林业人,还是普通老百姓,都谨遵这一约定,严格做好天然林保护与发展工作。

  绿色是生活,是生态,更是发展。www.662772.com諛馳豪測桶妦繫砩佷ˋ,在桑叶状的江西版图上,从南到北,江西人正全力书写着我们的绿色篇章。

  “现在经营着两家民宿,一年的收入比打工强多了,(旅游)旺季时,一天的收入就有上万元呢。”谈起如今的日子,曹松青极为满意,眉飞色舞地诉说着在婺源这片土地的的收获与守候。

  曹松青,原本在浙江温州务工,枯燥且超负荷的工作,让他开始思考未来的生活。当曹松青回到家乡婺源,看见日渐变美的家乡,还有逐渐兴起的旅游产业,他回到了家乡。“我也是一名专职护林员,管护着3958亩树林,其中公益林1174亩,阔叶林1043.4亩。主要的任务就是森林防火、防虫、防盗。”在曹松青看来,守着这片深爱的土地,每天在树林里走一遭,比什么都踏实。

  “这里的红豆杉很多,都是上百年历史的老树,空气和生态都很好,不愧为最美乡村。”来自江苏的唐女士,对婺源县篁岭景区的生态赞不绝口。

  事实上,森林旅游正在成为继经济林产品种植与采集业、木材加工与木竹制品制造业之后,年产值突破万亿元的第三个林业支柱产业。根据原国家林业局发布的《林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我国森林年生态服务价值达到15万亿元,林业年旅游休闲康养人数力争突破25亿人次。目前,我国旅游业正在进入“上山下乡”的新时代,新增旅游人次大部分将把目的地锁定在乡村、森林。

  在婺源,全域2967平方公里,就是一个国家3A级景区。婺源县拥有拥有国家级森林旅游地3个,省级森林旅游地2个。其中,不乏卧龙谷景区。

  不同于婺源县的多数景点,卧龙谷是一处纯自然、纯生态、纯原始的峡谷景区。走进卧龙谷,景色令人陶醉。漫步其间,郁郁葱葱的树木排着整齐的队列守护着这片山,映衬着哗哗的流水声,好一派“两岸青山浮水面,万顷碧波浸山中”景象。

  “天然林保护工程使我乡天然林得到休养生息,促进了天然林生态环境逐步修复,使我乡生态旅游得到了长足发展,使当地林农实现了增收。”婺源县大鄣山乡党委副书记黄连盛表示,保护天然林,发展生态旅游,大鄣山乡百姓的收入有了明显增加,日子越来越好,“我乡经济收入2500万元,其中旅游收入就有1000多万元,实现了人均增收800元/年。”

  其实,婺源县的森林旅游从2000年起步,历经十余年的发展,现已成为全县的“核心产业、第一产业”,在不断探索中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婺源之路”森林旅游发展模式。2018年,婺源森林旅游年接待游客237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20亿元,同比增长9%、30%。

  “森林覆盖率高达88.3%”,“针阔混交林和天然阔叶林占52%”“乔木林每公顷蓄积量达117立方米”一连串的数字,无不彰显着崇义县在可持续森林经营方面的成绩,“崇义案例”已是全国林业样板。这与崇义县创新森林科学经营模式密不可分。崇义县将全县的林业用地划分为生态公益林和商品林两大类型,严管公益林、放活商品林,“我们已经建成商品林基地140万亩,其中人工杉木林40万亩,毛竹林40万亩,人工松木林30万亩,人工促进天然更新阔叶次生林30万亩。”刘洪生说。

  崇义县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竹林茂密,具备发展森林旅游的先决条件。作为国家首批5条森林步道之一的罗霄山国家森林步道就经过崇义县的阳明山。依托这一优势,以及王阳明文化品牌,崇义县打造了江西阳岭国家森林公园。该公园总面积6889.8公顷,森林覆盖率96.8%,主峰海拔1259.5米。崇义县正立足生态和旅游资源优势,大力实施全域旅游发展战略。

  而在乐安县的绿色发展计划中,全域旅游也是主要目标。依托“千古第一村”流坑景区的人气,每年到牛田古樟林景区的游客也络绎不绝,“每天都有人来,特别是旺季的时候,树林里都是人。”在古樟林入口处经营小买卖的一位村民这样说。

  “我们不收门票的,是免费开放的。”彭国康强调说。其实,乐安县也尝试过开发古樟树林,并付诸了行动,但是旅游开发公司建完跨江索桥后,准备在林内搭建供游客住宿的木屋时被叫停。“这片林子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必须保护它,就像呵护我们的眼睛一样好好保护。”彭国康表示。

  站在樟树林里,放眼望去,那条跨江索桥孤独地架在乌江江面上。在水南村人看来,发展、金钱固然重要,但是老一辈留下来的古樟树林、生态环境更重要,“要为子孙后代留一笔财富。”丁德寿说。

  时间缓缓流逝,太阳渐渐西下,斜照大地。古樟树林那葱茏茂密的枝柯之间,有个别地方略见疏落,夕阳打下来,刚刚好。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


香港白小姐|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高手世家| 118图库彩图论坛| 频果报图| www.kj7700.com| 六和彩手机开奖网| 开奖结果| 今天马报开奖结果查询| 波门尾肖| www.888048.com| 香港东方心经|